Deardiary?亲记?

我管日记叫“亲爱的日记”或是“Deardiary”,有时偷懒唤成“亲记”,这些称呼是我几乎每篇日记前的几个文字符号,见证了我一些不大不小自以为风起云涌但也平淡无奇的日常。 从高一下册开始,有什么新鲜事或者遇到什么想要分享的事我会写给亲记,有时甚至会做出叽里呱啦唠给了好友,但忘说给亲记的自我懊恼的‘蠢事”。

但这份坚持尽管是在争分夺秒的高三阶段(而这段宝贵时间更是我要挤出一些出来写日记的.不可抗拒因素)还在执着,因为我知道不论是这几天很开心对我意义很重大且美好的事、还是我在这一时期的幼稚亦或深沉的想法、又或是对我来说很伤心的或者对我有启迪的经历,-些学术“领悟”也好,八卦杂文闲谈也罢,不论什么事,最后会统统成为我偶尔矫情起来想探溯回忆和过往时嗜之如命般疯狂想要的东西;当然,另一个重量级理由是,我很珍惜。

我甚至后悔为什么之前没有培养这个如此好的习惯,乃至于记日记以前的某些时段我现在想起时只剩下依稀犹存的片段和脑海中的一二成型感受,真的太可惜!但不知是哪位伟人智者发明了写日记这种超乎时间和空间维度来延续生命长度的主意,足以叫后人长久歌颂,因为这真是一个非常非常奇妙的想法,仿佛是给自己一个机会重温彼时的感受,以此时之成熟度!
有时我忍俊不禁看到那时的文字天真的傻,偶尔也会无奈摇摇头勾着嘴角言之宠溺也不为过的在错别字上划掉修改、或者在之前脑袋碰壁无论如何也想不出来怎么写而在那里留下的几个字的拼音下面添上几个汉字,还可能会给当时足以摧毁你整个世界的难过但现在觉得也不过尔尔的事一个 风轻云淡的微笑,也或看到自己字迹越来越漂亮,当然还干过在日记后写下新的批注等等等等。

我需要回忆,用来缅怀重温,用来感怀遇到的那一群群善良的人,用来堆砌我向.上的努力和勇往直前的力量。我也希望用这些单纯的文字提醒勉励我保持美好品质,做一个善良温柔的人。
跟自己对话,自省反思或是聊以慰藉,是每一个走向成熟的人自己给自己摊开的必不可少的思考实践题,只是可能每个人的方式不同,就像是珍藏着几年前看过的电影票根到发黄的一些人,喜欢随时拍摄录视频带上拍立得,而我喜欢用文字而已。或许这是一种矫情,不过这种“矫情”不管被不被理解,是我们之珍宝。而人生也何不多一些“矫情”,否则耄耋之年,坐在轮椅上,戴着老花镜时,何以触物伤情呢?

做一个生活有痕迹的人,无论方式何如。如果有感,为什么不现在就开封一册日记本,或者想偷懒至少打开手机里的备忘录,命名一个叫“日记”的文件,偶尔想分享的点滴说与他听呢? 与大家共勉。

此条目发表在杂谈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